首页
睛天
今天 2019-12-08
-9 °C, 睛天
部分多云
明天 2019-12-09
-4 °C, 部分多云
0跟帖

加拿大政客为了拉拢华人也是拼了!相继给自己起中文名,第4,5位大家都认识!

  • Coolcashew 发布日期: 2019-10-26 评论: 0 浏览: 3577

今年,加拿大媒体在众多加拿大政客给自己起的中文名中评选出的“13个最佳中文名”,还分别作了分析和解读。

众所周知,加拿大是著名的海外华侨聚集国。根据2016年的加拿大人口普查,华裔加拿大人已经占到了加拿大总人口数的5%,在部分华裔人口密集的社区,中文也成了一门非常重要的语言。

于是乎,为了赢得华裔选民的支持,一些非华裔政客在加拿大的联邦大选中,甚至会为自己取一个中文名字,方便华裔选民们认识自己。

不过,由于对汉语的掌握水平不同,他们给自己取中文名字的水平也有差异:有的只是纯粹的音译;有的却能做到音译和含义的统一;还有的中文名甚至能传达出他们的政治态度……

接下来就来看看加拿大媒体今年评选出的“13个最佳中文名”,也来听听加拿大的记者是怎样和读者解释这些名字的。

第13名:妮兰姆. 布拉 (Neelam Brar)。

Neelam Brar是来自自由党的政客,她的中文名基本上就是她英文名音译过来的。

虽然听起来和原名相似,非常准确,但却被部分懂汉语的加拿大记者评价不够走心:整个名字没有遵循汉语姓名的格式,有点不伦不类;而且这个名字几乎没有什么“内涵”,尤其是Brar的翻译。

在加拿大记者们看来,英文Brar本身是很有美感的一个单词,而翻译成“布拉”后,就是汉语中“布匹”和“拉开”的意思,这听起来非常地单调、乏味,没有任何启发性。

所以,这个名字在加拿大媒体评选中,算是刚过及格线,入选但垫底的位置了。

第12名:德姆斯 (Kyle Demes)。

Kyle Demes也是自由党人,他的汉语名字,也是来自英语名字Demes的直接音译过来的。

在记者评选中,这个名字也取得相当无聊+保守:Demes是他英语名字的姓,他直接把它音译过来变成中文名了。而且加拿大记者还指出,“姆”这个字带有强烈的女性化特征,是“女性”和“母性”的结合。似乎和Demes不太符合。

不过,记者们也贴心地指出,或许他是为了支持“性别平等”,所以用个带有女字旁的词也无所谓。

作为中国人来看“德姆斯”这个名字,可能还没有加拿大记者这么挑剔:詹姆斯、威廉姆斯、拉姆斯等等,其实音译成“姆斯”的外国名字,在中文报道中很常见,中文读者也不会因为它带有“姆”字就把它和女性、母性联想在一起。

看来,加拿大的记者们对政客中文名的要求真的很高了 ….

第11名:梅丽乔(Joyce Murray)。

Joyce Murray的名字翻译,倒是符合她的性别了。既有一点音译的成分,也有含义:“梅丽”是Murray的音译,“乔”是Joyce的音译。“梅”“丽”,都是汉语里美好的字,符合人物的特性,比起之前无聊的两个音译名字,似乎要巧妙一点。

但加拿大记者们还是不太满意:这个名字到底哪里算是姓?哪里算是名?

按照中文正常语序,姓梅,名丽乔,好像不太符合原本的英文名;要是按照英语姓名的语序,姓乔,名梅丽,那干嘛不直接翻译成乔梅丽呢?

被观察入微的加拿大记者这么一分析,这个名字好像还真的有点弄巧成拙了……

第10名:莉凯妮 (Leigh Kenny)。

这个名字也是以音译的原则翻译成汉语的,发音、含义、名字顺序上好像都没有什么不对。

不过,加拿大记者认为“妮”在汉语中是小姑娘、小女孩的意思。对于成年人来说,这个字有点太幼稚了,与Leigh Kenny本身具有的成熟的女政客形象不太符合。所以记者们建议把“妮”换成别的字,或者直接删除会更好。

好吧,学中国话路上果然要精益求精、形神合一了。

第9名:狄凯琳 (Kathleen Dixon)。

这个中文名也是音译过来后,进行了一点点修改得来的。但没有特别死板地把Dixon翻译成常见的“迪克森”,而是简化成“狄”,这一点倒是得到了加拿大记者们的称赞:

可以可以,很有正宗中文名的意思了!

狄可以看做是姓,一个字也符合中文的名字习惯,而且被认为是简单又好听。

而“凯琳”的翻译,也让加拿大记者觉得很有内涵,特意查了中文字典来解释:凯,有英雄凯旋的意思;琳,是美玉的意思。加起来就是光荣的宝石、美玉。这个含义非常优美,比之前的“布拉”要好得多,所以值得夸一夸了。

第8名:罗思安 (Svend Robinson)。

Svend Robinson 中文名,和狄凯琳的有异曲同工之妙,将原本的姓Robinson,简化翻译成“罗”,简单好听又符合中文姓氏习惯;更妙的是Svend的翻译:没有简单地音译成斯文德,而是翻译成了“思安”,代表渴望和平安定的意思,也符合政客的一贯形象。

所以,这个名字在加拿大记者评选过程中,也挤进了前十,并被夸奖是“优雅、简练”的。

第7名、第6名:一个是加拿大新民党人Don Davis,中文名是戴伟思;一个是加拿大自由党人 Tamara Taggart,中文名是狄格思。

-----AD----

这两个名字在加拿大记者评选过程中,算是并列的。

这两个翻译都被加拿大记者认为符合中文姓名规律、有内涵的好名字。

Davis翻译成戴伟思,避免了翻译成“戴维斯”的俗气;Taggart的翻译完全抛开了她的原名发音,也有博学多思的含义。而且两个人本身也是政坛对手,中文名也取得针锋相对,让人能看出他们的用心。

狄格思

第5名:王州迪 (Jody Wilson-Raybould)。

这个中文名的翻译也是音译简化:Wilson-Raybould就直接翻译成一个字“王”,既是汉语常见的姓,也有“国王”的意思。大胆地将后面的发音都舍弃掉,也让人觉得简单好记。

另外,州迪和Jody的发音很像,意思上也很大气、有智慧的含义,这也让了解了其中含义的加拿大记者大为赞同。

第4名:驵勉诚 Jagmeet Singh。

相信很多网友看到这个名字后,都觉得有点奇怪,因为驵(读zang,第三声,好马的意思)这个字在日常汉语中和中文姓氏中并不常见。其次,勉诚,大概是“meet”和Singh的音译后修改的结果。

这个名字有点拗口,之所以被评选为第四名,是因为加拿大记者们查询后,看好这个名字的含义:好马、勤勉、诚恳诚实,多么符合一个政客的理想品格!

所以,尽管和原名读起来有差距,甚至中文读者也不是很容易读出来,还是被认为是好名字。

第3名:黄志峰 (Terry Beech)。

这个名字算是这十多个名字中,完全放弃音译的一个汉语名字了。

Terry Beech如果按照常规翻译,可能会翻译成泰瑞·比奇,但他选择重新取一个中文名,姓黄,名志峰,意味志在高峰。这个名字被加拿大记者夸赞为大胆的、有创意的、充满进取心的。

黄志峰自己的官方推特账号上,也标了这个中文名,看来他自己也很满意:

第2名:彭碧茵 (Bridget Burns)。

Bridget Burns是绿党人,了解了她的政党背景后,再来看她的中文名,就能体会到她的巧妙之处:Burns音译成彭,是一个真正的中文姓氏,很准确。

Bridget翻译成碧茵,有一点音译的意思,但更多的是含义上的美感:碧草,绿茵,都是与绿色相关的美好的汉字,也特别符合她的政治立场。

如果懂汉字的华裔选民,在草坪上看到她的竞选广告牌,看到“彭碧茵”三个字,相信很容易产生一种亲切感。

作为中国人,这个名字听起来、看起来也都没有任何奇怪的地方,是真的做到了音译、含义和美感相结合。

第1名:石俊 Harjit Sajjan。

Harjit Sajjan是印度裔加拿大人,“石俊”名字是Sajjan翻译过来的,发音非常相似。同时,石是常见的中文姓氏,也有“坚固、顽强”的意思;俊,代表俊美,也是个褒义词。

在加拿大记者看来,这个名字有种朴实、真实的美感,代表着坚强的石头,传达出一种顽强、可靠的感觉。简单之中,又有一点让人回味的雅致。不管是对华裔,还是对于刚刚学中文的人来说,都好理解、好记。所以勇夺第一!

看完了这些政客为自己取的中文名,再看看加拿大记者们的解读,真的能感受到中文在全世界的影响力越来越强。不仅仅是政客、记者们在学习中文、介绍中文,也有无数的读者在通过这些他们的报道,了解汉语之美、中国文化之美。

希望明年的中文名“竞赛”中,能出现更多令人拍案叫绝的中文名字。

你觉得哪个中文名字起得最棒呢?


来自: 
英国那些事儿
加载中...